27
2019
03

动物中有同性恋吗?

在冬天的发情期,日本猕猴为了交配权进行激烈的竞争。但是竞争并不像你以为的那样只发生在雄性之间,雄性还要与雌性竞争呢。

加拿大阿伯塔莱斯布里奇大学的Paul Vasey已经研究这些猕猴20多年了,他说,在一些种群中,雌性中的同性恋行为不仅很常见,而且很平常。 一只雌性会趴在另一只雌性的身上,并摩擦外生殖器来寻求刺激。 有些会四肢并用的‘双脚挂扣姿势‘,有的坐在同伴身上成’骑跨姿势‘。

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做法看上去亲昵得令人吃惊。这些雌性在发情期间看着对方的眼睛,而猕猴在性行为以外的情况下是很少这样做的。 这种成双成对的情况可能持续一整个星期,进行好几百次。 当发情期过去之后, 这些雌性还保持很近的关系,一起睡觉,互相整理毛发,并且在可能的对手面前互相保护。

众所周知,很多人类是同性恋但是我们也知道在动物王国中,同性恋行为是很常见的,从昆虫到哺乳动物都是如此。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些动物也可以称为同性恋吗?

几十年来,已经观察到很多动物的同性交配行为。 但是大多数情况下, 这些都是按照异常情况或好奇缘故而记录下来的。

转折点产生于Bruce Bagemihl 1999年的书《生物繁荣》,此书给出了很多物种的很多例子。 这一命题开始受人关注。 从那时起, 科学家开始对这些行为进行系统的研究。

从表面来说,动物的同性行为看起来是个很糟的主意。

虽然有Bagemihl的一大堆例子,同性行为仍然显得很稀少。 我们可能忽略了有些例子,因为很多物种的雄性和雌性长得差不多。 Vasey说, 虽然有成百上千的记录表明很多物种偶尔会这么做,但只有几个会将此作为生活中的习惯。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令人惊讶。 表面上, 动物的同性行为不是个好主意。 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进化理论说明基于必须传递给下一代,否则就会灭亡。 与异性交配相比,任何让动物倾向于同性交配的基因都会有更少的机会来传递自己,所以同性恋应该很快灭绝。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对于有些动物来说,同性行为并不是偶尔发生的 – 这一点上我们可能错了 – 而是家常便饭的。

拿猕猴来说。 Vasey第一次看到雌性猕猴趴在对方身上时,他因为猕猴们如此经常地这么做而大为吃惊。

雌性们只是在寻求性快感

他说, ‘在种群中,很多雌性都有这种行为,而当时雄性就坐在旁边玩手指头。 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种行为在进化中不可能是无关的。 ‘

Vasey的团队发现雌性跟雄性相比会使用很多不同的姿势和运动方式。 2006年的一项研究中,他们提出雌性可能只是在寻求性快感,并且通过各种姿势来使得外生殖器的感觉最大化。 Vasey说,‘雌性在同性中能跟在异性中同样容易地做到,所以这种行为就蔓延开来。‘

在雌性沉溺的所有同性交配活动中,Vasey非常肯定这些雌性并不是真的同性恋。 一个雌性可以参与雌性间的交配,但这并不是说她就对雄性没兴趣。 雌性经常与雄性交配,而且显然鼓励他们更多地这么做。 一旦他们参与了这种行为,就很容易将此用于其他雌性。

有些情况中, 动物同性行为有很明显的进化原因。

比如雄性果蝇。 在他们生命的最初30分钟,他们会试图跟任何其他果蝇交配,不管是雄性还是雌性。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他们就学会了识别雌性处女的味道,进而集中于雌性了。

雄性将同性行为作为使更多雌性受精的迂回方法。

美国伊利诺伊芝加哥大学的David Featherstone 说,这种试错方法可能看上去效率不高,但是实际上是个好策略。 在野外,不同栖息地苍蝇信息素混合可能稍有不同,‘一个雄性如果只确定要去寻找一个特定的味道,可能会与养育合适后代的机会擦肩而过。‘

雄性面象虫使用一种特别的狡猾技巧。 他们经常互相交配并且存储精子。如果带着这中精子的雄性过后与一只雌性交配,这种精子就可能产生转移,这样那只产生了这些精子的雄性就不需要追求便可以使得这只雌性受精了。

这两种情况中,雄性都将同性行为作为使得雌性受精的一种迂回方式。 因此很明显这种行为对进化有利。 但是同样也很明显,果蝇和面象虫都跟真正的同性恋有很大区别。

还有一些动物确实似乎有终生同性恋的情况。 其中一种是在美国夏威夷筑巢的黑背信天翁。

这种巨大的鸟类通常都是终身结婚的。 需要父母共同努力工作才能成功养育雏鸟,并且反复这样做意味着父母可以一起增长技艺,精益求精。 但是在瓦胡岛上的一个种群中,31%的配偶都是由无亲缘关系的雌性组成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有雏鸟,这雏鸟是由一只已有配偶的雄鸟出来偷腥与其中一只雌鸟交配所产下的。 这种雌雌配对的情况跟雌雄配对一样,每季只能养育一只雏鸟。

同性配对来应对雄性缺乏的情况

雌雌配对在养育雏鸟上没有雌雄配对好,但是也比只靠一只雌鸟要好。圣保罗的明尼苏达大学的Marlene Zuk说, 一只雌鸟跟另一只搭配起来是有道理的,因为如果不这样做,虽然有可能交配,但需要努力争斗才能孵化她的卵,还需要寻找食物。 而一旦一个雌鸟找到了配对的对象,这个物种一夫一妻的倾向将使得这种配对成为终身制。

对于雌性还有一个微妙的好处。这个系统意味着他们可以找族群中最优秀的雄性给自己的卵受精,并且将他的品质传给她的下一代,即使这个雄性已经跟另一只雌性配对了。

但是同样地, 这些雌性信天翁并不是天生的同性恋。 瓦胡岛上的种群由于迁徙造成了雌性数量居多,因此有些雌性无法找到配对的雄性。 对于其他鸟类的研究也提示说, 在雄性不足的情况下,同性配对是一种应对方式,而在性别平衡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少了。 换句话说, 如果有足够的雄鸟可选,雌性黑背信天翁可能就不会找其他雌性来配对了。

也许我们这个动物同性行为找错了例子。 既然人类有同性恋,也想我们应该在近亲 猩猩中寻找一下。

倭黑猩猩的性还能够强化社会关系

我们通常把倭黑猩猩称为我们的一个‘滥交’的亲戚。 他们的性行为特别多,以至于可以被看作是倭黑猩猩之间的‘握手’,这些性行为中也包括雄性之间和雌性之间的同性行为。

根据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艾莫理大学的Frans de Waal 1995年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上的文章,倭黑猩猩跟猕猴一样,似乎很享受这种同性行为。 在文章中他描述了成对的雌性倭黑猩猩一起摩擦他们的生殖器, 并且做出可能代表性兴奋体验的露齿笑容。

但是倭黑猩猩的性行为还有更深层的作用:加强社会联系。 年幼的倭黑猩猩可以利于性来与族群中的优势成员建立联系, 以便自己爬上更高的社会等级。 雄性在打斗之后经常会互相做生殖器接触,这是一种降低张力的方法,我们称之为‘阴茎剑术’。 更少见的是,他们还会亲吻,口交并互相按摩生殖器。即使是年轻猩猩也用拥抱和性交来互相安慰。

Zuk说, 倭黑猩猩的行为显示出‘性活动’可以具有繁殖以外的意义,而性活动就包括同性行为。 ‘有很多行为都与进化相关,其中就包括同性行为。’ 实际上,雌性倭黑猩猩在繁殖期以外还会有性行为,只是不怀孕。‘

动物们没有一致的性取向

人类可以利用性获取各种好处,动物也是。 例如,瓶鼻海豚的雌性和雄性都有同性行为。 这可以帮助种群中的成员建立强大的社会联系。但是最终各个成员都会跟异性生儿育女。

这些物种可能最适合被称为‘双性恋‘。 就像日本猕猴和果蝇那样,都在同性和异性行为之间转换。 他们没有一致的性取向。

只有两个物种被观察到有持续一生的同性偏好, 即使在有异性同伴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当然了,一个是人类,另一个是家养的绵羊。

在绵羊群中,有8%的雄性在周围有生育能力的雌性情况下,还是偏好雄性。 1994ian,神经科学家发现这些雄性的大脑与其他雄性略有不同。 同性恋绵羊的大脑中一部分下丘脑,即已知控制性激素释放的区域,要比异性恋绵羊的小。

这与神经科学家Simon LeVay 提出的观点一致。 1991ian,他描述了同性恋男性与之南相比,大脑结构上有类似的区别。

这个偏好是如何遗传给后代的呢?

这一点与所有其他同性行为情况都不同, 因为很难看出这是如何对雄性有利的。 如果这样的雄性没有后代,这种偏好怎样遗传给下一代呢?

简单的回答是,这一点可能对同性恋者本身没有好处,但是可能对其他亲属有好处,这样他们就会把这个基因传递下去。 为了这个目的,造成雄性同性恋的基因就需要在其他绵羊中有用才行。

LeVay 说给雄性绵羊带来同性行为的基因可能会使得雌性绵阳生育能力更强,或者交配的欲望更强。 同性恋雄绵阳的雌性同辈就会生更多的后代。 ‘如果这些基因对雌性有这样的好处, 那么就会在重要性上胜过给雄性带来的影响,因此这种基因就会持续下去。‘

雄性绵阳确实表现出终生的同性恋倾向,但这一点只存在于家养的绵羊中。 还不清楚野生绵羊是否有这个特征,如果LeVay的解释是正确的话, 野生野生绵羊应该不是这样的。 因为家养绵羊是农场主特意选出最有生殖能力的雌性绵羊来养殖的,因此更有可能携带雄性同性恋的基因。

LeVay和Vasey的观点是,人类是在野生动物 中唯一有记录的‘真正‘同性恋物种。 Vasey说, ‘没有女同或男同的倭黑猩猩,而是很多动物都会乐意跟各种性别的同伴发生性关系。’

同性行为并没有挑战达尔文的理论

有趣的是,生物学家应该预见到这一点。 当达尔文开发自然选择理论时, 给他带来灵感的一件事就是认识到动物总是渴望制造比实际需要多得多的后代。 理论上一对动物是需要有2个后代来代替自己就可以了,但实际上他们会尽量一直生,因为他们的孩子中很多在长到生育年龄之前就死了。

看上去很显然这个需要持续繁殖的天性会给自己加上强大的性动力, 这样就很可能发展成在雌性不能生育时进行交配,或者跟同性交配。 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家看到动物繁殖了比需要的更多的后代,今天我们看到动物进行比需要更多的性活动。

Zuk说,虽然有很多方法可以进化并且有益,但同性行为并没有对达尔文的理论形成挑战。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像人类同性恋这样严格的动物同性恋。 但是我们可以起到找到更多的与传统观念中的性取向不同的动物。 他们利用性来满足各种需要,从简单的快感到社交提升,其实这就是更加灵活的生存。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