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19
05

清道夫缘何上了入侵物种黑名单?

一只鹈鹕正在吃清道夫。鱼儿虽小,却也可能要了大鸟的命。

对海牛而言,被清道夫吸附在身体上可不是好的体验。

◎作者:刘国伟

鲜绿水草在透明鱼缸里随水流漫舞,灯光照明下鱼儿七彩缤纷,仿佛穿着艳丽洋装悠游地在水中走秀。观赏鱼为家居生活增色不少,但养殖过程中鱼缸壁容易沉积污物,影响观赏效果。从上世纪80年代起,花鸟鱼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叫“清道夫”的鱼,成为清理鱼缸内杂物的好帮手。清道夫虽比不上其他鱼类婀娜,但钢铁般的冷硬外表和特立独行的生活习性,还是受到许多养鱼爱好者的欢迎。直至环保部公布《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三批)》,人们才发现清道夫赫然在列。这种怪模怪样的鱼,缘何上了入侵物种的黑名单呢?

形似琵琶 嘴如吸尘器

清道夫,学名为“豹纹脂身鲇”,和餐桌上的美食鲶鱼是近亲,两者在外形上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相比之下,清道夫的辨识度更高。它全身灰黑色,常年一身时尚的豹纹外皮,体表粗糙有盾鳞,背鳍高耸,尾部侧扁,吻圆钝,口的位置朝下。它背部宽大,腹部扁平,从腹部看过去,很像乐器琵琶,因头部似獐头鼠目,被称为“琵琶鼠”。

清道夫的老家在南美洲的亚马孙河领域,喜欢生活在溪流底层,并以沉积的有机物为食,委内瑞拉、巴西和哥斯达黎加都能看到它的身影。1855年,它才被生物学家命名。在那个大众对生物安全重视程度不高的年代,它较短时间内就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带出了南美洲,扩散到多个地区。全球入侵物种数据库显示,墨西哥、危地马拉、夏威夷、波多黎各、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孟加拉、印尼、台湾、印度、日本和中国大陆等地,均有清道夫生活的足迹。

它于1980年作为观赏鱼引入我国,现广布于广东、湖北、台湾、广西、陕西、四川、重庆、江苏、江西、海南、安徽、上海、浙江、福建、云南、吉林等地。其生长速度非常快,许多鱼两岁时身长就超过30厘米,有记录统计最长的清道夫长达70厘米。有文献记载,清道夫在水族箱里能够存活10年以上。

清道夫不喜强光,属于夜行性鱼类,白天一般不大动,喜欢躲在黑暗的地方,晚上出来吃残渣及青苔褐藻。它能与多个品种的鱼类混养,最爱吃沉底的小颗粒性食物,譬如别的鱼类吃剩的残羹冷炙和排泄的便便,所以它又称“垃圾鱼”。它强大的嘴巴犹如吸尘器,扫荡之处干干净净,连鱼缸壁上的污垢也能吸收干净,“清道夫”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耐苦境 能打洞 会装死

清道夫的扩散与人类的推广脱不开干系,多个国家将饲养和销售清道夫作为一种产业。1995年,超级台风“安其拉”袭击菲律宾,该国商业养殖场中的许多清道夫逃出养殖基地,扩散范围较大。笔者在淘宝网上搜索“清道夫鱼”,共有1337条结果,主要买家是宠物爱好者和放生人群。

清道夫能走遍半个地球,与其出色的适应能力密切相关。它的栖息地可以是水温较凉、水流快的富氧溪流,也可以是水温较高、水流缓慢、含氧量低的池塘。它对水的酸碱度耐受范围也很广,pH值在5.5到8.0之间都能够承受,有的品种对含盐量高的水也能够耐受。它对气压的承受范围也较广,低如海平面,高如海拔3000米的地区都不在话下。

此外,清道夫自身的生理构造也有强悍之处。它的躯体外壳坚硬,有助于在水边的堤岸地带挖洞。处于生殖阶段的雄鱼会用结实粗壮的身体在河岸钻出1.2米到1.5米深的洞穴,作为鱼卵的孵化室。雌鱼在洞穴里产卵后,雄鱼会不辞辛劳地在洞外坚守岗位,直至鱼卵孵化,小清道夫能够自主游动。雌鱼产卵量较大,一次约500到3000颗,具体数量取决于自身体型大小和品种。每年夏天是其繁殖高峰期,能够持续几个月,在一些环境和气候适宜区甚至能长达一年。

坚硬的驱壳不但有助于打洞、提高防御能力,还可以降低清道夫身体水分流失的速度,即使离开水面也能短期存活,这有助于帮助它熬过枯水期。它甚至会在人类面前装死,伺机滚回水里。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教授梁世雄介绍,清道夫在12个小时缺氧的情况下,仍然能存活,甚至在实验室里将之置于零下28摄氏度的环境长达8个小时,也不会气绝。按照这些标准放眼全球,可以说在大部分地区,清道夫存活下来是不在话下的。

清道夫的三宗罪

清道夫到底有多“罪恶”而被列为入侵物种呢?根据世界保护联盟入侵种专家组(ISSG)的资料,清道夫看似迟钝的外表下,主要有如下三宗罪应引起公众注意。

第一宗罪是清道夫利用自身的“铠甲”危害渔业和其他生物。清道夫坚硬的外壳会损害渔网等渔具,影响渔业生产,对此,印度和墨西哥的渔民深有体会。更奇特的是,它会伤害到食物链更高位置的大型游禽鹈鹕。鹈鹕在吃清道夫时,有时喉咙会被它的外壳卡住。有文献显示,至少有20只鹈鹕在试图吞下清道夫时被噎死。200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牛似乎也对清道夫深恶痛绝。在一些场景中,有的海牛被几十条清道夫附着在体表时显得非常暴躁,研究人员猜测清道夫可能危害到海牛,但具体情况还需进一步探究。

第二宗罪是清道夫不仅抢占其他鱼类的食物资源和生存空间,还直接戕害其他鱼类。成年的清道夫食量巨大,除了鱼缸里的藻类,它还会以其他鱼类的鱼卵为食,一天可以吃掉3000~5000粒鱼卵,也会吞食鱼苗。清道夫强大的适应能力使它在许多水域中取代了当地的原生小鱼,其中包括美国濒危的魔鬼河鲦鱼。清道夫在波多黎各和佛罗里达的奥基乔比湖大量繁殖,也加快了当地个别鱼类的灭绝,降低了当地的物种多样性。在我国台湾台北植物园荷花池,因为池中的清道夫大量啃噬荷花根部,曾造成荷花大片枯萎。

第三宗罪是清道夫在繁殖期的挖洞行为会造成河堤不稳定。研究发现,清道夫挖洞引起淤泥沉积,河岸侵蚀。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的科学家估计,在清道夫活跃的河流,每年河岸约被侵蚀4米左右。清道夫把头埋入河底甩动坚硬的尾巴时,会剪切水生植物,间接损害了其他鱼类和生物的食物资源和栖息地。

“不随意放生”成本最低

面对清道夫的种种环境危害,有什么对策可以治治它哪?可能有人会说:让吃货们去灭了它吧。很遗憾,清道夫上半截体内脏东西较多,下半截有一定的鱼肉,但是在东南亚和台湾地区的民众当中,清道夫的食用接受度很低,远不如罗非鱼。吃货思维并非解决清道夫的好方案。台湾地区环境资讯中心给出的治理方案是,在清道夫已经建立稳定族群的水域,每年4月至9月期间,以诱笼和垂钓的方式对其进行捕捉。在佛罗里达州希尔兹堡河的捕捞实践已经证明,物理消灭方法很难行得通。美国有人认为堤坝硬化和建河堤障碍是个好点子,但是成本高昂。

在我国汉江和珠江流域,由于人为的放生活动,清道夫的数量越来越多,已经对当地生物链造成破坏。严控人为引种和传播,指导公众不要将清道夫放生野外,防止其扩散到自然水系,是成本最低的减害措施,也是最重要的预防措施,但对公民的环境教育道阻且长。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