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19
04

不为人知的10对近亲动物

地球上的一切生命体在某种程度上都和其他某种事物有联系。基因网越大越不可思议,就有越多的科学家前去研究。探索物种间的新关系是一项令人着迷的基因谜题,可能会发现最意想不到的几种生物居然是亲戚。这也是研究进化论的最根本途径。越多的生物之间存在相互联系,就越能够暴露它们的个体、族群和在地球上进化的历史。

10.蝎子和蜱

很多人认为蜱是一种昆虫,实则不然。他们是真正的蛛形纲动物,跟蝎子和蜘蛛有密切关系。它是一种古老物种的世系,一项基因研究初步表明这些生物存在于地球上的时间比恐龙还要早4-4.5亿年。

蝎子和蜱主要是用敏锐的嗅觉来寻觅食物,而且它们只能依靠流质食物生存。蜱要生存下去必须保证每餐有血可饮,而蝎子有多种用途的毒液,可以麻痹溶解被捕者的内脏,然后它们就可以开始饮食。它们两个当中,蝎子更能够在食物匮乏的环境下生存,即使一年不进食也能存活,因为它们可以通过调节用氧量,降低新陈代谢的速度。由于缺少能证明其历史的化石,一个对原始时代的基因研究测试结果同样认为它们的祖先曾居住在海洋里。

9.水母和珊瑚虫

一个可以像鱼一样的游动,另一个像植物一样的生长,但是事实上,他们都是动物。水母和珊瑚虫都是刺细胞动物家族里的一员,刺细胞动物就是钟形或管型动物,它们可以通过触须给你一种强烈的刺痛感。尽管这样,你仍然会觉得它们之间看起来没什么联系。水母会刺痛游泳的人并且能够在水里自由跳动,而珊瑚虫像是一盆满是树枝的盆栽,静止不动。然而实质上是主体结构让它们之间存在相互联系。刺细胞生物都是囊状生物,它们中心张开,周围生长着触须。水母在这方面的特征更加明显。常现身于新奇小店里的珊瑚虫框架并不是它本身的样子,事实上,那是由石灰岩涂层制作出来保护身体和定礁。那些小的个体珊瑚虫外形简单。它们杯状的囊只有一个开口,用来吸食和排泄。它们从海洋里吸收碳酸钙来筑建分枝,这也让大部分人看到珊瑚虫后会产生误解。其实,成千的珊瑚虫待在石灰岩“树”周围用它们的触角寻找食物。

8.马蹄蟹(Horseshoe Crabs)和蜘蛛

马蹄蟹在几百年前被错认为是蟹。大部分时间,它们都背着马蹄形的蟹壳在海底四处爬行。然而,它们却被归类为蛛形纲动物。

马蹄蟹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五亿年前。这些史前幸存者可能不能像它们的近亲一样在陆地上蓬勃繁衍。马蹄蟹可以长到60厘米宽(2英尺),尾巴较长,用作挖掘食物的工具,还可以在它们翻倒的时候扶正身体。更引人注目的是,马蹄蟹的背部和身侧长有10对眼睛,身体的大部分器官都可以重生,并且血是蓝色的。马蹄蟹的血有极高的医学价值,可用于观察细菌、癌症研究和诊断白血病与维生素B12缺乏症。令人难过的是,人们为了马蹄蟹的血捕杀了大量马蹄蟹,此外马蹄蟹还被用于饵料工业。

7.科摩多龙(Komodo Dragons)和异特龙

说到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蜥蜴,没有什么比科摩多龙更酷的了,它每时每刻都在“恐吓着”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科摩多龙看起来很吓人,它会分泌毒液,捕食的动物比自身还大。现在,让这个3米高(10英寸)的爬行动物站起来,给它两个角,再放大到恐龙的大小,然后给科摩多龙的近亲——异特龙打声招呼吧。

它们有一个令人惊奇的共同点:相比于身型,这两种巨型食肉动物的下颌都很羸弱。科摩多龙的咀嚼力几乎和家猫一样,而凶猛的异特龙不得不把肉从活着的猎物身上撕扯下来,而不是直接一口咬碎猎物。然而,娇弱的下颌在捕猎过程中并非劣势,因为自然进化赋予了它们与众不同的头骨、强壮的颈部肌肉和锋利的牙齿。简言之,它们就是致命的断木机。

惯性捕食(inertia eating)是指让猎物因伤口较大、失血过多而死亡。科摩多龙用的就是这种战术,同时还会向猎物的伤口注射毒液。近年来研究人员发现,科摩多龙起源于澳大利亚,而不是印度尼西亚的科摩多岛(Komodo)。科摩多龙的嘴甚至能像蛇一样灵活,这使得它给猎物造成的创伤范围更大。不幸的是,这对于那些极端的宠物主人来说,将无法正常饲养科摩多龙。养科摩多龙的危险性确保了狗还不会那么快被取代,而科摩多龙的近亲早在1.5亿年前就灭绝了。

6.麝香猫和猫鼬

虽然麝香猫及猫鼬和猫有相似的名字,也有同样机灵、敏捷的身形,但其实麝猫和猫鼬都不是猫科动物。这些非洲食肉动物分别属于灵猫科和獴科动物,以它们长而灵活的小身躯著称。

麝香猫和猫鼬妈妈都喜欢在地下洞穴生宝宝,但它们的共同点也仅此而已。猫鼬认为它需要其他猫鼬跟它一起养育宝宝,但麝香猫是只在交配季节才和其他同类生活在一起的单身母亲。麝香猫宝宝天生比较粗野,适应性好,一身茸毛,还喜欢四处打滚。猫鼬宝宝出生时却是光秃秃的没有毛发,而且没有感官。

猫鼬因其后脚站立时会扫视周围的环境,并且对蝎子毒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而闻名,相比麝香猫,它的身形更小,颜色更深。夜间出没的麝香猫身长是猫鼬的三倍多,约 1.4 米 (4.6 英尺),长得很漂亮,有一张英气的脸和一副美洲虎般的毛皮,很不幸这使它成为狩猎目标。猫鼬可以活到13岁,而麝香猫能活到20岁。

5.蚂蚁和蜜蜂

如果蜜蜂参加某种分类学意义的家庭团聚,它们应该和蚂蚁,而不是和黄蜂一起。当科学家测出这些昆虫的遗传基因,并回答了一个关于它们如何演变成同类这种古老的问题时,它们的家族线已被重新排列。这一类,称为膜翅目,包含了蜜蜂、 蚂蚁和刺人黄蜂。该结果推翻了原先的理论——蚂蚁和某类黄蜂有亲属关系,与蜜蜂仅是远方亲戚;事实上,蚂蚁和蜜蜂更亲近(除了喜欢“挖洞”和“建房”以外)。

这个新族谱让喜爱昆虫的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它们的繁殖、饲养、社会行为是如何进化成刺人昆虫的,以及它们作为独立物种之间的分歧。这一发现也阐明了那块不知如何归类的化石原来被错误地分了类。白垩系(Cariridris Bipetiolata)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蚂蚁化石,但随着对这些昆虫家族关系有了更新更好的理解后,它被重新定义为古黄蜂的一种。

4.对虾和鼠妇

鼠妇身形娇小,貌似犰狳,有时也会被当作宠物来养。但有一点,它们根本不是虫子。鼠妇是对虾和螃蟹的陆系表亲。大概有3500种不同的鼠妇“急速奔跑”在神州大地上,它们如生活在陆地上的鱼一般来去自如,是甲壳纲在陆地上的佼佼者。它们与昆虫唯一的相同之处便是都身披坚硬的“盔甲”,同时又有7对足相连。

可能是因为祖先原是水生动物,这种“袖珍虫”只能生活在潮湿的环境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会在朽木下发现它们的身影。大部分种类的鼠妇属食草动物,但是有些品种则会吃掉自己的褪壳、粪便,或者吃掉其他鼠妇的褪壳。跟其他甲壳纲动物一样,鼠妇也可食用,并且很多人因为相信鼠妇对治疗肝病有疗效而生吃鼠妇。不仅如此,它们富含碳酸钙,可以让你在出现紧急情况又无药可买时,用来做抗酸药。

3.澳洲野狗和印第安狼

澳洲野狗与狼的联系可能不会让你吃惊到掉下巴。因为它们都是犬,不是吗?这种想法完全错误。大家普遍认为澳洲野狗是野生本土野狗的后代,但一个具有开创性却又长期被搁置的研究最终颠覆了大家的这一共识。2008年的一个危险物种清单上指出,两百年来,澳洲野狗一直都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本土犬种,但是称他们为印第安狼可能更加确切。

悉尼的一项研究发现没有决定性证据表明澳洲野狗的祖先是狗,或是子系,所以澳洲野狗不是狗,也与狗完全无关。然而它们与地球上的某一最小的狼群物种有关联,这种狼群身长一米,皮毛微红,名叫印第安狼。二者长达5000年的分离使得澳洲野狗从基因上变成了一种完全独立的犬科动物。它们与印第安狼一样,每年只生一窝,并由整个家族抚养长大,同时都会发出吓人的咆哮声。但有趣的是,印第安狼从来不咆哮,即使它们有这个能力,而这也一直困扰着研究人员。

2.银鲫和锦鲤

锦鲤是鱼中的偶像,它们代表着优雅、美丽和精英。这些色彩鲜艳的锦鲤和野生银鲫有亲戚关系。银鲫不过是一种基因变异的普通弓背鱼类。如果没有人为干涉,金鱼就会长成这样。今天所有的金鱼,除了长相不一,都是由野生银鲫进化而来,因为它们基因相同,杂交会产生很多鱼苗。如今的金鱼和改良后的银鲫差不多,都是同一个物种,和锦鲤是近亲。

他们有着遥远的联系,都是鲤科的成员,它们之间的爱情也畅通无阻。金鱼和锦鲤可以杂交,就像马和驴杂交一样,但是它们的后代是不育的,比起色彩缤纷的父母,它们色彩单一,没有纯种锦鲤的嘴和胡须,但是他们比纯种金鱼和锦鲤更顽强,能在更差的水域环境中生活。

近日,研究人员发现,金鱼只有三分之二的记忆完全是谬误。它们至少有3个月的记忆,能够识别不同的颜色和声音,寿命长达十几年,它们非常聪明,能学习简单的技巧。

1.人类和袋鼠

一只身材矮小叫玛蒂尔达的沙袋鼠,是第一只拥有遗传密码的袋鼠。当澳大利亚研究员把她的遗传密码和人类对比时,结果让人震惊。他们本以为基因对照完全不匹配,但结果却是两个物种基因组非常相似。除了一些差异外,两种物种的基因是同源的,很多基因的排列顺序也一致。两个物种都拥有大量彼此的遗传信息。

当研究人员发现人类和活泼的袋类动物在1.5亿年前有共同祖先时,这种说法变得更有道理。尽管鼠类和人类分离只发生在7000万年前,但科学家认为当谈到为什么亿万年来,一些DNA保持不变而其他DNA会改变等人类进化问题时,袋鼠可以提供更多的答案。通过对物种间不同基因组进行比较,可以确定未知基因。在玛蒂尔达体内发现的14个之前未在袋鼠体内发现的新基因可能也存在于人类体内,只等着我们更深层次的挖掘自己。

翻译:励华 导语 10 9;小小小xi 8 7;listing 6 5;晃晃 4 3;Lisha 2 1

审校:哎呀 校对:落花生 编辑:Freya然 via listverse

来源:前十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